繁体版 简体版
小说怪 > 科幻 > 三爷的小祖宗又在干大事 > 第149章 云姐的试探,仝队长的口是心非

蒋意在想,如果真的要带身边这人去沈家,那到底应该怎么解释她和他的关系,以及,要怎么做,才可以不穿帮。

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白老大一定不想和夏予呈相认的。

可是,她最最不擅长的就是骗人了。

明明面前站着的这人是白,她无法当做不是白,而是另外一个人。

白是特别。

虽然时漫云是白的名字,但是在她的心里,白才是排在第一的那个人。

所以,那一天,白老大是因为“时漫云”这个身份而遇到的危险,那她一定一定会非常生气。

如果可以,她希望白老大一直都是白老大,而不是叫着别的名字的人。

这不是她想看到的。

也许,这也是其他几个小朋友不想看到的。

夏予呈见蒋意一点反应都没有,便有些担心,“意意,你要是觉得为难,那我就不强求你带我一起去了。”

毕竟,他这么要求也是有着一定的私心。

他想要见到白老大。

他来京城最大的目的就是找到白老大,保护白老大,不让白老大不再受到像三年前的伤害。

蒋意朝夏予呈摇头:“予呈,你别多想,我没有多想。”

夏予呈笑:“那你赶紧去问一下,我是否可以一起去。”

蒋意点头:“嗯。”

蒋意没有当着夏予呈的面问,而是走到窗边,拿出手机,给时漫云打了一个电话,不等电话那头的人出声,她就直接问:“时小姐,我这边有个朋友想一起过去,可以吗?”

时漫云听到这话,一旁的沈长渊也听到了。

沈长渊看向时漫云,颇为担心地问着:“时时,没有什么事情吧?”

时漫云已经从那十分生疏的称呼中明白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但她没有立马回答蒋意的问题,而是朝沈长渊摇了摇头,“三哥,别担心,没有多大的问题。”

“嗯。”沈长渊继续专心开着车。

而时漫云则是侧过身子,轻声地问蒋意,“蒋意,你现在在哪里?”

蒋意说:“时小姐,我现在在无归酒店。”

时漫云想了一下,便说:“可以,你们两个直接过来吧。”

“时小姐,那我们……”是不是应该对一下说辞?不然穿帮了,那就真的完了。

不仅仅是你完了,而是我们这些人都要完了。

“我心中有数,你们两个直接过来就可以了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得到自家老大的保证,蒋意瞬间松了长长的一口气。

挂断电话之后,蒋意就看向已经站起来的夏予呈,“予呈,收拾一下,我们现在立马出发。”

夏予呈点头:“好。”

收拾好东西,上到车之后,夏予呈就问:“意意,你能否跟我说一下,你这次的任务是什么。”

蒋意没有隐瞒,但也没有全盘托出:“予呈,你还记上次有一个大佬在暗网下单,希望可以让白老大接单查神医的下落吗?”

夏予呈点头:“记得。”

“意意,该不会是,那位冤大头找不到神医,就找上你了吧?”

“怎么样,”蒋意歪头一笑,“蓝少,你觉得我接下这单是否值得?”

夏予呈捏着下巴,若有所思地说着:“当然是好的,毕竟,冤大头给的是市场价的十倍,我们暗网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,不过……”

“不过什么?”蒋意问。

夏予呈叹气:“意意,不是我不相信你的医术,而是冤大头想要是神医,你确定你不会翻车吗?”

“不会。”蒋意语气十分地坚定。

因为这是白老大让她接下来的。

只要是白老大想接的单,就没有失手过的。

虽然白老大在暗网的主业不是医生,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不精通医术。

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,白老大的医术应该是在她之上。

“为什么?”夏予呈总感觉这事情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简单单。

蒋意笑而不语。

夏予呈只能作罢。

快到目的的时候,蒋意才出声:“蓝,待会你少说话。”

夏予呈皱眉:“意意,那我怎么介绍自己的身份呢?”

蒋意笑:“夏予呈,你不要忘了,仝队长还在追杀你,你要是真的敢把身份亮出来,那到时候,你真的被仝队长抓了,我可不去救你。”

夏予呈:“……”能别在这个时候说起那个令人讨厌的家伙吗?上次,就是因为有那个令人讨厌的家伙在,他才在树林里度过了一夜。

还有,这个世界,有那么多比他还作恶多端的人,仝影这个家伙为什么偏偏要死抓住他不放。

不对,他没有作恶多端。

在暗网中,什么单子都有。

但他们不是什么单子都接的。

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底线,一个准则。

他有,另外那四个人也有。

所以,在他看来,仝影这个家伙就是闲得没事干了。

看到夏予呈的眉头都皱到了一起,蒋意不由得噗呲一笑,“予呈,你和仝队长就不能和平共处吗?”

“毕竟,我们暗网和国际刑警也是有合作的。”

“不行。”夏予呈紧紧地咬住下唇,恶狠狠地说着。

蒋意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,“予呈,你和仝队长到底有啥仇,都斗了那么多年了,你们两个都不觉得累的吗?”

夏予呈脱口而出:“我不累,会觉得累的人也是仝影那个小子。”

蒋意:“……”

两人的好胜心还是那么强,谁也不让谁。

算了,反正,就算被抓,也不会出什么事情的。

最多是被关几天。

小影子应该还是会手下留情的。

此时此刻的仝影正在通过国际刑警的内网查某个人的踪迹,沐伽在一旁看着。

仝影刚起身,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。

沐伽立马从桌子上扯过几张纸巾,递到仝影面前,“仝队长,给。”

仝影接过纸巾,很纳闷地看着沐伽,“沐伽,你说,是不是那个家伙又子背后骂我了?”

沐伽扶额,有些无奈地叹气:“仝队长,你别天天都这么神神叨叨吗?”

“蓝肯定是在忙自己的事情,怎么可能在骂你。”

“沐伽,你觉得前几天,我们收到消息准确吗?”仝影问。

沐伽皱眉:“队长,你是想说,那人说蓝在京城的消息?”

仝影把玩着手中的怀表,朝沐伽点头:“对。”

沐伽摇头:“队长,不可完全相信。”

仝影挑眉:“怎么说?”

沐伽解释:“队长,你不觉得最近发生的有些事情很奇奇怪怪吗?”

“虽然说,我们一直想抓到蓝,但是,我们都知道我们最大的任务并不是这个,而是把那个组织一网打击。”

“然而,太多的人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在暗网。”

“队长,你不觉得这很像借刀杀人吗?”

“沐伽,你似乎变聪明了。”

“……”沐伽很无奈,“队长,我一直都挺聪明的,好不好?”

“毕竟,我可是你带出来的兵。”

“行吧,别贫了,”仝影双手支撑在桌子边缘,“快干正事。”

沐伽凑过去,“队长,是查到什么了吗?”

仝影扯了扯嘴角,“那些人也不见很聪明,暗网怎么也算是我们合作多年的老朋友,就算再怎么吵在一起,一旦有大事发生,我们也会是一个阵营的。”

“沐伽,给绿老大发信息,让他们多加注意,可千万不要着那些人的道。”

“好的。”沐伽点头,随即离开数据中心。

发完信息之后,沐伽就笑着摇了摇头:“现在看来,队长还是很在乎暗网的那几个朋友的。”

“至于为什么在抓蓝这件事情上那么执着,肯定是因为队长不愿意在那件事情上低头。”

“对,就是这样子的。”

而留在数据中心的仝影则是给蓝发了一条加密的信息。

『小心一点,万一没命,你我就不能愉快地玩耍了。』

夏予呈收到信息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情,他没有多想,而是直接回了一个省略号。

『……』

**

这边,一回到盛初,沈长渊就将还没有醒过来的蒋楼安置在挨着主楼的副楼。

时漫云和肖虞没有跟上去,而是待在一楼的客厅。

肖虞环视了一下周围,便说:“时小姐,这房子是你的?”

时漫云摇头:“不是,这房子是三哥的。”

肖虞看到她眼里很明显的笑意,不由得目光放柔,“时小姐,看来你很喜欢三爷。”

时漫云大大方方地承认了,“对,我很喜欢三哥。”

“肖医生,看来你也喜欢过人。”想起三哥在机场和她说的那些话,她就想试探一下这位可以引起蒋大哥情绪大变的肖医生。

肖虞交叠着手搭在膝盖上,“喜欢过。”

时漫云抬手捏了捏眉心,“冒昧问一下,肖医生,你和我们蒋大哥先前认识吗?”

肖虞摇头:“不认识,初次见面。”

时漫云一愣,她很想从身旁这人的眼神看出她是否在撒谎,但是她眼睛干净得什么都没有。

难道说,真的不是吗?

可是,如果真的不是,那蒋楼为什么会激动得都晕了过去。

都说,深爱一个人,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,我都可以将你认出来。

蒋楼深爱那个小姑娘,所以才会那么坚定地认为肖虞就是他等待多年的小姑娘。

可是,这一次也许真的是蒋楼认错了。

如果真的是,那肖虞不可能做到如此地淡定。

“时小姐,怎么了?”肖虞挪了一下位置,伸手在时漫云的眼前摇了摇,“你是不是也相信蒋队长说的那些话?”

反应过来的时漫云则是摇头:“没有,我和蒋楼认识那么多年,但是他从未和我说过他和那个女孩的事情。”

“我不知道那个女孩长什么样,叫什么名字。”

“我只知道蒋楼很爱那个女孩。”

“肖医生,”时漫云叫她,她皱眉,“时小姐,什么事情?”

时漫云淡淡地说着:“其实,局里一直都催蒋楼去剪头发,但是他硬是不去。”

“你知道这其中的原因吗?”

“为了那个女孩?”肖虞问。

时漫云点头:“对,就是为了那个女孩。”

“那个女孩当年的头发也是这个长度。”

“蒋楼想用这样子的方式留住那个女孩。”

“肖医生,我突然觉得你在车上说的那句话挺对的,”时漫云露出十分苦涩的笑容,“漫长的等待也是一种会致命的毒药。”

“蒋大哥这些年都过得很不好。”

“时小姐,”肖虞出声打断,“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?”

时漫云皱眉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也许是因为蒋大哥把你认成那个女孩,又或许是觉得你的出现,可以让蒋大哥好受一点。”

“这些年来,蒋大哥都在压抑着心里的难受,很少会像今天机场那样哭得那么地伤心。”

“肖医生,希望你不要嫌弃我跟你说了这么多话。”

如果是别人,时漫云不见得会说这些话,但是身旁这人并不是别人,而是这么多年来能让蒋楼哭得这么伤心的第二人。

第一人是她自己,第二人是身旁的肖医生。

虽然她也不相信肖医生就是蒋楼心心念念这么多年的女孩,但是她感觉这些话迟早都是要跟肖医生说的,所以倒不如现在就说。

说不定还可以有什么意外的收获。

“不会嫌弃,”肖虞朝时漫云微微一笑,“时小姐,你也是为了你朋友好,才会选择和我说这样子的话。”

“但,实在很不好意思,我帮不了你们什么。”

“毕竟,我是肖虞,不是蒋队长要找的那个女孩。”

“不过,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尽管开口。”肖虞想起某人的嘱咐,便又说:“这是我应该做的,不用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。”

时漫云这才意识身旁的这人是谢佛子的朋友,不由得皱了皱眉头,心想,要不找个时间问一下谢佛子,这个肖医生的具体来历?

对,既然不能百分之百相信所看到,所听到的,那就查一下。

没有等到应声,肖虞就问:“时小姐,你听到我刚刚说什么了吗?”

时漫云抬眸:“什么?”

肖虞将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。

时漫云摆手:“肖医生,按理说,这些话应该由我们来说。”

“毕竟,我家三哥的病需要你来看一下。”虽然她也可以治,但是她对心理疾病这方面不是很了解,而且,肖医生是谢佛子找来的,那一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。

肖虞嘴角微微上扬:“没问题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