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小说怪 > 武侠 > 天道开拓者 > 第三百二十章

李子虚带着询问的神色看向三人,却是那胡姓修士解释道“这幽冥蛛据说含有冥界的一丝血脉,正常情况下只要成年就有筑基期的实力,没想到那妖蛛居然会生下一头变异的幼蛛。”说到这里,胡姓修士眼中露出一丝狂热。

恰在这时,章铠的双眼和其一对,竟有一种诡异。

何姓女修刚想要说些什么,却是张了张嘴,伸手在心口处一摸,无力的瘫软下去。

李子虚一惊,闪身退后,做好防御姿势。

“两位这是什么意思,难道想杀人灭口。”

章铠和胡姓修士两人哈哈一笑,似乎对于李子虚的感到好笑。

“你区区一个练气期二层的修士有什么杀人灭口一说,在我二人眼中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。”

章瑞却是阻止了胡姓修士,嘴上带着一丝和蔼可亲“李道友,只要你不说出幽冥蛛的消息,我可以放你一条活路。”

“章铠你。。。”胡姓修士刚想要说些什么,却是被章铠打断。

“不过放过你我有一个条件?”章铠看着李子虚,尽量掩饰内心的平静,眼里深处却隐藏着一丝火热。

“什么?”李子虚饶有兴趣的看着章铠,倒还真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价值。

“如果你愿意把你修炼的功法给我看看一看,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。”

章铠脸上的笑容更甚,似乎可以想象接下来自己获得一篇高强的功法。

“哦,你怎么知道我修炼的功法不一般。”

“那是因为你在回复法力的时候居然比我们还快,这有很大机会说明你的功法不一般。”

李子虚眼神一凝,倒是没有注意这些。

“那我告诉你,我的功法一般,就是自己的天赋太好,不知你还会放过我吗?”

章铠眼神一抽,放出一丝寒意,冷冷的说道“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,否则待会有你好受的,你应该听说过抽魂炼魄吧。”

“嘿嘿,上次说这话的人已经死在我手上,不知这次你是否会如愿。”

胡姓修士听了一会,也大致明白了其中的意思,不耐烦的说道“和他多说什么,擒下便是。”

话闭,手中法决一掐,一道风刃向着李子虚劈去。

李子虚早有防备,闪身一跳,躲了开去,风刃把岩壁切下一道裂缝。

李子虚眼神一寒,双指一指,一道赤色红芒划出一道耀眼的光芒,带起一捧热血,胡姓修士不可置信的倒了下去。

章铠看见这里,嘴里一个哆嗦,竟是不敢有丝毫停留,就要向外跑去。

只是人跑到洞口,却是两眼一凸,嘴里吐出一口血沫,跌倒在地。

李子虚手一招,小剑从章铠心口处飞了回来。

李子虚看着一地的尸体,无奈的摇摇头,叹了口气,这就是修真界的残酷。

要是李子虚实力不强,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了。

李子虚手一扫,收了几人的储物袋,转身来到幽冥蛛的身旁。

李子虚用法力包裹住自己的手掌,泛着红芒,一把捏住幽冥蛛。

幽冥蛛不停的张牙舞爪,做着凶狠的模样,不过只是才出生没过久的幼蛛,自然不会对李子虚造成什么伤害。

李子虚却是没有发现,原本手上的法力,却在接触幽冥蛛后,变得异常的妖异。

就这样,只是一会儿,原本还是生机十足的幼蛛,居然慢慢出现死意。

李子虚心里一惊,就要强行收回法力,却是发现从丹田处陡然传来一股吸力,幼蛛只是一眨眼就没了气息。

李子虚大怒,往自己体内一扫,却是发现那吸力居然是血色符文漩涡传出。

不过在幼蛛死后,这股吸力又凭空消失。李子虚看着这一幕,脸上神情变幻不定,毕竟这种超出自己掌握的事情谁也不会安心。

不过李子虚对此也是丝毫办法也无,只能日后再说。不过李子虚细细感受之下,却是发现血色符文在吸收完幼蛛后变得微微凝实了一点,这之间的差别十分细小,要不是在李子虚自己的丹田能否发现还是两说。

李子虚见此,心中有了一番猜测。

难道符文还可以吸收妖兽之力,使其更加完善。不过这只是李子虚的猜测,是否是真还不得而知。

李子虚把几人用火球符一烧,就红芒一闪的离开了这里。

在路上李子虚把几人的储物袋一一查看,灵石有一百来块,加上之前的,差不多有两百多块,自己应该算是富有了吧。

其他的倒都是一些稀松平常的东西,倒是胡姓修士那个小桶让李子虚大为在意,颇为慎重的收了起来。

李子虚不知道此物的具体来历,不过看起威力,想来一般的练气期中期应该也不具备这威能,不然练气期四层的妖蛛不然也不会没有丝毫抵挡之力。

还有就是此行的天星草,一共有二十三株,折合成灵石差不多又是百来块。

李子虚心里一动,这杀人越货可是来钱的不错办法,要是。。。不过这个想法只是一闪就消失,毕竟修真界能人辈出,谁知道哪天就遇到厉害的,被反杀。

就像章铠两人一样,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。

李子虚不做丝毫停留,三天后坊市就出现在李子虚眼中,来到坊市,自然有碰见了拿收费之人,不过李子虚对自己如今的实力有了一个认识,倒也不用像开始那样。

交了一块灵石,李子虚就回到了坊市。

回到坊市,李子虚怕引起有心之人的注意,特意用斗篷遮住自己的脸。这样虽说更加惹人注意,不过李子虚也不在意,径直来到一家叫做灵药阁的店铺。

“这位道友不知你想要购买何种灵药,只要不说的出我灵药阁就有卖的。”说话的是一个练气期二层的青年,因为修为和李子虚相仿,倒也没有多少拘谨。

“不知贵阁可出售洗气丹?”

李子虚压低了声音,说出来有些低沉。

青年微微一笑,把李子虚领进一间房间。

“道友要的洗气丹在这里有出售,不知你想要那种?”

“难道洗气丹也有高低之分,道友可否说的清楚一些?”李子虚先是有些疑惑,随即出声询问道。

青年虽是有些惊异,不过面上不露丝毫。

“丹药和灵石一样,都是有分别的。丹药分别有低阶、中阶、高阶和极品,灵石分别有下品、中品、上品和极品。”

说道这里青年话语一顿,看向李子虚,见其斗笠下并无丝毫波澜,便接着讲道。

“不过本店只有低阶和中阶的丹药,不知道友你想要哪一种。”

李子虚略一沉吟,语气平静的说道“不知低阶和中阶丹药在价格上可有什么不同。”

青年指了指一张柜台上的丹药说道“这是低阶的洗气丹,价格是十块灵石”,随即又指了指另一张柜台上的丹药说道“这是中阶的洗气丹价格是二十块灵石。”

李子虚仔细看了一下两边的丹药,见其中阶丹药在色泽香味上都要好一些,便开口道“我要五粒中阶,十粒低阶。"

李子虚说出的话让青年男子一惊,下意识开口”你说什么?“

也难怪青年惊异,毕竟李子虚才练气期二层,就有如此财力,怕是来头不小。

李子虚冷笑一声,不做回答,青年也知道自己刚才失态了,也是歉意的笑笑。

接下来两人财货两清,李子虚忽的想起什么,开口道”不知贵阁可收灵草。“

青年回答道”本阁当然收灵草,要是十分珍惜说不定会给与道友高价,不知道友出售何种灵药。“

”天星草“

青年有些失望,原来天星草,不过还是开口道“天星草五块灵石一株。”

接下来两人又是一番交易,李子虚变出了灵药阁。

李子虚出了灵药阁,不做丝毫停留,径直离开了坊市。

灵药阁一间密室。

“罗管事,刚刚有一练气期二层的修士...”说话之人正是刚刚那青年,他不疾不徐的把刚才的经过说了一遍。

“此事不用在意,区区几百灵石不值得我灵药阁坏了名声。”

说话的人是一五十多岁的老者,听其语气似乎对几百灵石也并不太在意。

罗鸿当然不会在意区区一个练气期二层的低阶修士,自己身为练气期九层的高手,当务之急还是筑基,那时自己就是家族内的一名长老,那还会在这坊市内驻守。

李子虚自然小心谨慎,一路走的都是一些偏僻之地,一番留意之下见并无人跟踪,便找了一个地方收起斗篷,浑身气息也是变化,和刚才大不相同。

几个时辰后,李子虚便回到了坊市内的客栈

李子虚盘坐在床上,手里夹着一枚晶莹的丹药,正是那中阶洗气丹。

感受一番,李子虚嘴一吸,丹药化作白芒飞进口里。

丹药在丹田中自行化开,一缕缕精纯的灵力在体内流动,李子虚心神一凝,运转九天星辰诀慢慢炼化。

三天后,李子虚睁开了眼睛,见其神色却是看不出喜怒。

李子虚手里夹着一颗灵药,又是开口一张吞了下去。

就这样李子虚在小房间内慢慢修炼,中阶丹药的药效远远没有李子虚想的那样好,也就是比起低阶好了那么一丝,还有一个就是炼化的速度要比低阶丹药快上许多,这倒是比起低阶丹药好上许多。

李子虚就这样除了修炼就是出去在坊市逛一下,时间倒是过得飞快。

修仙本就是一件十分枯燥的事,对于心性倒是要求很高。

期间李子虚倒是买了许多书,恶补了一下修真界的常识,倒是长了许多见识。

一日,李子虚来到任务榜单处,看见上面有一个任务让其颇为心动。

“蜘蛛丝囊一枚,灵石五十块。”

这条任务是匿名发布的,应该是一些散修之类的,如果是一些家族,那么后面应该有署名才对,不过事无绝对,这只是一说而已。

李子虚手中恰好有一枚丝囊,正是得自半月前的落霞山脉之行。

李子虚用手揭下榜单,手中掐诀,一道光芒射进李子虚脑海里。

李子虚脚步一动,来到了五味坊。

凭着榜单上的信息,李子虚来到一张靠窗的桌子,点了一杯茶在此静静等候。

一炷香的功夫,一个青衫男子走向李子虚。

“在下长孙俊宇,不知阁下可是接榜之人。”

这男子样貌俊朗,话语间隐隐透露出一股高傲,虽是很浅,不过李子虚一向懂得察言观色,哪里看不出。

“小子李子虚,正是接榜之人,不知道友对丝囊可有什么要求。”

男子听见李子虚的话,面色虽是平静,但眼角却是有轻微的抖动,足以看出其内心并不是看上去这么平静。

长孙俊宇在五味坊开了一个房间,布下一道隔音阵,便和李子虚进入其内。

说起这隔音阵,并不是一道很高级的阵法,只是防止有人偷听,并无多大防御,而且要是修为高上很多,自然也是无用。

长孙俊宇也不客气,直接让李子虚把东西拿出来。

李子虚有些讶异,这丝囊虽是不常见,但也绝不是什么稀罕之物,看来是长孙俊宇此人对其有急用才对。

李子虚虽是如此猜测,但面上不露分毫,手一伸就出现了一团白囊,正是丝囊无疑。

长孙俊宇见此,面上终是不能平静,带着一丝喜色拿到手上,在几番打量后,才恢复平静。

“不错,正是在下需要之物,这是五十块灵石,还请道友清点一下。”

李子虚自然不会真的去清点,神识一扫就收回储物袋。

“既然已经交易完毕,那小子就告辞了。”

李子虚正要出门,长孙俊宇却是不知想到什么。

“阁下应该是散修吧,不知可听说三个月后的青云门试炼大会。”

李子虚脚步一顿,回过头来对着长孙俊宇一抱拳,问道“不知阁下说的是什么,还请细说一二。”

“青云门每隔十年都会收一些外门弟子,甚至还会收内门弟子,三个月后的试炼大会,只要是在三十岁以下的炼气期修士都可以参加。”

长孙俊宇本是一修仙家族的嫡系,却也是青云门的一名内门弟子。

每个修仙家族为了自己家族的利益,都会让一些天资好的族人加入青云门,这样不但可以抱紧青云门这棵大树,还可以使自己的家族更强大。

长孙俊宇本是炼气期六层的巅峰,不过却是一直卡在这里,迟迟不能突破,但是不久后就要举行门派大比,只好想尽办法寻求突破。

好在家族为其找了一个古方,对于突破瓶颈有不小的帮助,不过却是少一味药材,为此长孙俊宇找了许久,不过却是刚刚在李子虚这里寻到,心中大喜之下告诉了李子虚这个消息。

李子虚得到这个消息,心中思量了一番,打算去见识一下。

两人在交谈几句,就各自告辞离开。

李子虚三日后,出现在一个小道上,看其去的方向,正是青云门的方向无疑。

青云门离这里的距离挺远,李子虚算了一下,三个月的时间也不过勉强够。

就这样,李子虚又来到了落霞山脉,这山脉很大,而且是前往青云门的必经之路,倒是不得不穿过去。

一日,李子虚来到一处乱石坡,看了一下天色,便略作休息。

耳边却是传来一阵低沉的嘶鸣声,声音显得有些凄楚。

李子虚听见那里还有什么打坐休息之意,循声便去。

不一会儿,李子虚来到一处乱葬岗,一些墓碑横七竖八的乱放,此地显得有些阴森。

不过李子虚来此,那道嘶鸣更加明显,来到一座坟前,李子虚停下了脚步,那一声声嘶鸣就是从这里传出来。

李子虚眼睛犹豫不定,不过还是一咬牙,手中出现一张符纸--土遁符。

虽是最便宜的土遁符,但也是比起其他符纸贵了许多,而且土遁的效果也并不是十分的好,要不是那人低价出售,李子虚也不打算购买。

符纸往身上一贴,散发出淡淡的黄色光晕,李子虚脚下一沉,就钻了下去。

在李子虚的感觉里,周围的泥土就像水流一样,纷纷向两边涌开。

忽的李子虚感到身边一轻,嘭的一声摔在了地上,符纸也是化作飞灰。

李子虚运气灵目术,向着周围望去,只见自己身在一个甬道中,周围是用青砖砌成的墙壁,像似在一个墓道中。

李子虚屏住呼吸,一步步向着墓穴深处走去。

来到主墓室,原本的石门已经化作碎片,里面居然还亮着几盏绿油油的烛灯。

石室不大,方圆十来张,呈半圆状,中间放着一副棺椁,周围刻着一些密密麻麻的小字,原本还有的一些饰品已经碎裂开来。

一条乌黑大蛇正在疯狂嘶吼,蛇头一下下的撞在石棺上,发出啪啪的轰鸣声。

李子虚先是一呆,随即苦笑道“原来胡性修士说的是真的。”

这条乌黑大蛇不就是那次把李子虚几人追散的大蛇吗?

李子虚施展敛息术,躲在石室外面观看。

乌黑大蛇虽是猛烈的撞击,不过石棺上却是符文遍布,和地面上的小字灿灿生辉,化作一层光幕把大蛇阻挡在外。

李子虚看着这奇异的一幕,不敢有丝毫的大意。

不过那些小字虽是神异,但在大蛇拼命的攻击下,加上已经很久没有外力的加持,已经变得摇摇欲坠起来。

大蛇嘴一张,吐出一道漆黑的唾液,带着强烈的腐蚀,把原本就残破不堪的光幕一下击穿。

原本的符文小字也是如失去灵气一样,噗噗噗的一个个溃散消失。

转眼间就只剩下一个石棺,大蛇兴奋的嘶鸣一声,一个撞击之下,石棺被撞得粉碎。

待烟雾过去后,原地出现一个身穿盔甲的尸体,双手放在胸口,手里紧紧的握着一颗石珠。

李子虚看见石珠,眼中露出一丝惊疑,心中自语一句:“难道这是书中提到过的尸珠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